古老的纹身爱情
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在谪居海南时期,就和黎族员打过交道,所以有“久安儋耳陋,日与雕题亲”的诗句。黎族的纹身风俗自古有之,要说有多陈旧就有多陈旧。记载黎族文身风俗的最早的书本,可追朔到先秦古籍《山海经》。其文曰: “伯虑国、离耳国、雕题国、北朐国,皆在郁水南。郁水出湘陵南海。”文中的“雕题国”,指的是有文身风俗的部落,据考证就坐落海南岛,书中所记即是今黎族先民的文身风俗。
黎族员认为文身可以避邪护身,一起又具有审美和身份的内在,对妇人来说格外如此。也有男人文身的,可是并不多见。关于崇尚文身的黎族部落来说,不文身的妇人会被视为男女不分,容貌不美,缺乏教养,违逆宗族。这么她们在社会上就没有位置,很难嫁出去,即便出嫁了也当不了主妇,要遭到轻视。未文身的女人死去时,必须在丧礼上用墨按传统文身图式为死者绘身划脸,等同于给死者补办文身,这么处理后才入葬于本宗族所属的墓山。只有文身的妇人,死后才干被自个死去的先人辨识和接纳。
黎族文身反映了图腾崇拜的遗制。各峒有各峒的图式,世代相传,沿用不变,这么文身的图式自然就变成该族的标识。文身图画多种多样,绘于不一样的部位有不一样的意义。划于脸部两颊的纹图代表“福魂”,划于上唇的纹图代表“吉祥”,划于下唇的纹图代表“多福”,划于手臂上的纹图代表“安全”,划于胸上的纹图,代表“财富、多子多福”,大腿上划纹图等代表“避邪护身”。
生活在海南岛一带的黎族妇人,其纹身风俗不只源源不绝,并且一向延续到新中国树立的前夕。即便到了如今,仍然还有一些二八佳人从她们的妈妈或者祖母那里沿用了纹身的“家规家教”,悄悄地纹身黥刺。黎族女子老练比较早,通常在15岁摆布,当姑娘一旦有了恋人以后,就要在手上刺上格外的符号意思是通知他人“我已有了心上人”。与世界上其他民族和区域的女子纹身所不一样的是,黎族姑娘身上往往是由恋人亲手给予黥刺的。
阿蓉和阿强是两小无猜,奇怪的是他们两家都承继了纹身的风俗,所以,当阿蓉刚进入15岁的时分,在两位妈妈的催促之下,挑选了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,阿强神态严肃地址亮了一圈红蜡烛,格外谨慎心细地在阿蓉的乳房间刺上了“勿忘我”。针砭是痛苦的,阿蓉在阿强的怀里宣布阵阵呻吟,她情不自禁的唱起了刺青歌:
阿哥为我刺青纹身哟
针针刺痛我的心
恩爱无期哟无期相亲
针针刺痛我的心
如泣如诉的刺青歌,摇曳的烛光,朦胧的“勿忘我”,寄寓了阿蓉和阿强真诚、纯真的爱情,
广州纹身,漂亮的开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