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青是身体的言语

          刺青在中国古典文献里有「文身」「镂身」「扎青」「点青」「雕青」「雕题」等称号,多为「游手」「闲汉」之流,先秦以来行之不辍的「黥刑」,在身体雕墨刺字以标明违法符号,让刺青给人一种负面形象。

           但刺青并不是罪与罚的特权,依据古埃及文献记载,刺青是种区分阶层的作法,标举特定的行业,如歌手、舞妓。而包括台湾泰雅族和赛夏族人,世界各地的原住民,皆有在脸部刺上著色图腾的风俗,纽西兰毛利人更是全身肌肤简直都刺上图腾,原住民族多以刺青为记,做为显示位置或阶层的象徵。此外,在维多利亚期间寻求盛行的英国妇人,则在唇部刺上赤色颜料,能够永保彩妆;与现代的纹眉和纹眼线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大和民族称刺青为入墨,是在人体刺上如浮世绘著作,一种像花道般的精美民艺;与其他民族相比,日本人在刺青的态度上颇为严厉,甚至在东京的博物馆曾展示上百幅裱褙刺青肌肤,让人参观这门艺术时,除了惊奇以外,难免惊吓。而欧美刺青杂志更是毫不掩饰这门艺术,让人对头皮、脚底,甚至连舌头、牙龈都刺了青的人宣布由衷的惊叹。就曩昔社会认知,刺青八成属黑道或下层社会寻求认同的产物,由于集体压力而刺青,如参加帮派;出於好玩或叛逆心理,要是同侪中有刺青,好像能够夸耀或显示自个的勇气。

  曩昔人类仰慕动物身上特有的能量,如黑豹的快捷、山君的威猛、或龙等神兽的灵力,而以刀在肌肤上刻下动物描摹,藉此妄图获取异种能量;或刺上恶魔神灵的图腾以求取得庇佑或通灵。盛行服饰如三宅终身、高田贤三等以刺青为创意的著作,更从刺青概念出发,发明时髦魅力。

 人类即便为万物之首,却普遍存有动物性崇拜,仰慕异种在皮毛上有艳彩或纹饰,肌肤上若刺有图腾,在视觉上的确会令人看来分外受注目。对於这种有必要经由破坏肌肤,忍耐痛楚所发生的暴力美学,遭到刺青癖的极度酷爱,尤其是刺青大师的著作,更让刺青狂热者甘受身心折磨,只求刺青师煞费苦心的艺术才华能永留肉身,提高自个的身体美感。

广州纹身,打造特殊的漂亮